Paul Graham: 硅谷能用钱砸出来吗?也许吧。

作者:Paul Graham,软件程序员、美国硅谷的风险投资家。 英文原文:Can You Buy a Silicon Valley? Maybe.

名词定义:startup/初创公司,是特指能用(信息)科技作为杠杆提供服务和产品的公司。

中文翻译:

很多城市(的领导)都知道硅谷,他们常问”我们是否也可以在自己的城市也搞一个‘硅谷‘出来?“。(我的回答是)最“长效、有机地“打造”硅谷“的方式就是在一个富人聚居的地方建造一流的大学。(美国的)硅谷就是这样出来的。可是,你可以通过资助初创公司来缩短这个过程吗?

也许吧。让我们看看这样做要付出什么。

第一件要搞清楚的事情是:鼓励初创公司与在某个城市(地点)鼓励初创公司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后一种的代价要比前一种高得多。

人们有时候会想,他们也许能通过建立类似Y Combinator这样的计划来改善他们的城市的创业氛围,但其实这样做的效果接近于零。这样认为是因为当Y Combinator的总部设在波士顿的半年时间里,对改善波士顿的创业氛围的效果接近零。我们资助的人来自美国各地(其实是世界各地),而且之后他们都跑去任何他们可以获得更多资金的地方——这一般就是指“硅谷”。

早期投资的生意不是一个本地性的生意,因为初创阶段的公司都是到处跑的。他们也就是带着笔记本电脑的一伙创业者。

如果你想要在某个特定的城市里鼓励创业,你必须资助那些不会跑掉的初创公司。有两个办法可以做到这点:制定法规不让他们跑掉,或者只资助那些到了安家立业年龄段的创业者。前一个方法是个错误,因为它会变成专门筛选出糟糕的初创公司的漏斗。如果你给的条件迫使初创公司做一些他们不想做的事情,只有那些走投无路的初创公司会要你的钱。

好的初创公司会把迁移到其它城市作为接受资助的条件。他们不会做的是:同意为了下一轮的投资不会搬走。所以,唯一能让他们留下来的办法只有给他们足够的资助,让他们再也不需要搬走。

让初创公司不搬走的代价是什么?如果你想让初创公司不离开你的城市,你不得不给他们足够的资助,好让他们不受硅谷风险投资人的诱惑,以搬来硅谷作为资助的条件之一。一个具备以下条件的初创公司也许才能拒绝这类诱惑:1)在他们的成员已在你的城市扎根;2)他们的业务发展到风险投资人愿意资助且不要求他们搬走的阶段。

要让一个初创公司发展到这个阶段需要多少资助?至少要几十万美元。Wufoo公司似乎在获得了$11.8万美元的风投后就留在了Tampa市,但他们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一般情况下平均要用至少50万美元。如果你认为可以像Y Combinator一样:对资助的初创公司每家只给1.5到2万美元就能在本地孵化出一个“硅谷”来,那因为这的确是事实。但要让他们留下来,你还要至少付出20倍的资金。

然而,即使这样,这个做法也是一个有趣的可能性。打个比方,我们保险一点算:假设每个初创公司要花100万美元。如果你能通过给每个初创公司100万美元而让他们留在你的城市,那么用10亿美元你则可以带起1000家初创公司。这样也不可能让你超越“硅谷”,但也许可以让你排到第二位。

用相当于一个橄榄球场的建设投资,任何足够体面的城市都可以把自己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初创公司中心之一。

而且,这的过程不会太久。你可能用5年时间可以实现,相当于一届市长的任期。一旦这样,进一步的发展会变得越来越容易:因为你的城市的初创公司越多,要吸引新的进来的投入就会越少。当你的城市的初创公司达到一千家的时候,风险投资人也就不会挖空心思让他们搬来硅谷了。相反地,他们会到你的城市来开设分支办公室。此时,你就真的上了轨道。你将启动一个可持续自我发展的连锁反应,正如硅谷当年起家的情况一样。

我们接下来谈谈困难的部分。你不得不挑选初创公司。你怎么挑?挑选初创公司的技能是十分稀缺而宝贵的。少数有这个能力的人又都不会接受任何聘任邀请。而且这个技能非常难以评估,哪怕政府企图聘用这样的人,那他们聘到的十有八九是假货。

例如,一个城市会资助风险投资基金公司在本地开始办事机构,而且让他们自己作决定。但只有糟糕的风险投资公司会接受这个条件。当然,这类风投公司在城市政府官员看来表面上看起来不会糟糕。这类公司会看起来很风光。但他们在挑选初创公司方面的确不行,因为这是风险投资公司经典的失败类型。对于合作伙伴而言,所有的风投公司都看起来很风光。好的和糟糕的风险投资公司之间的区别,只有在他们的另外一半工作方面会显示出来:挑选和推广他们的初创公司。

你真正需要的是一群本地的天使投资人——那些用他们自己的初创公司赚到的钱来作风险投资的人。但不幸的是,你遇到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如果你的城市一直不是初创公司的集中地,你那里也就不会有通过初创公司赚到钱的投资人。我也无法想到任何办法可以把天使投资人从外地引进到你的城市。这些人自己就很有钱。没任何理由可以让他们搬迁。

然而,一个城市可能可以通过借用非本地的投资人的实力来挑选创业公司。一个十分直接且简单的做法:列出硅谷中最有影响力的天使投资人名单,然后再找出这个名单中的投资人投资过的初创公司。如果一个城市向这个清单中的每家公司都投100万美元来鼓励他们搬迁,很多初期阶段的公司也许会接受。

虽然这个计划听起来很荒谬,但是这也许是一个城市能挑选好的初创公司的最有效方式。

让初创公司从他们原来的投资人分开可能会损害这些公司。从另一方面看,这100万美元能给这些公司提供大得多的起飞跑道。

这些被”移植“过来的初创公司能生存下来吗?很有可能。唯一能证明的办法就是去实践一下。和市政开支金额相比,这个实验还算是便宜的。选出30家著名的天使投资人近来投资过的初创公司,如果他们愿意搬迁到你的城市你就给他们每家100万美元,然后看看一年后会怎样。如果他们生意看起来不错,你即可开始大规模引进初创公司。

开给他们的条件不用设置太多条条框框不让他们走。只要和他们签个君子协议即可。

不要企图省钱而只在开头的实验中只选他10家企业。如果你的规模太小你只能注定失败。初创公司喜欢和其它初创公司扎堆。30家初创公司在一起才会感觉像一个社区。

也不要把他们都仍到一些翻修过的仓库式的、你把他们叫做“孵化器”的地方去。真正的初创公司喜欢在他们自己真正喜欢的空间和地方工作。

其实,你就不要给初创公司施加任何限制。初创(软件)公司的创始人大多是“黑客”型的技术人员,而且“黑客”们一般更重视君子协议,而不是什么法律法规。如果他们和你握手并承诺,他们一定会兑现的。你要做的是:给他们看一把锁,他们的第一反应会是如何去撬开它。

有趣的是,这”30家创业公司“实验的事也可以由任何足够有钱的私人投资者来做。如果这个实验成功,对你的城市也没任何压力。

城市政府应该对投入的这些资金收取回报吗?原则上,市政府是有权这样做的,但你如何评估这些初创公司的市场价格呢?你总不能把他们的估价都算成一样的吧:这样有些公司的估价太低(他们会拒绝你),有些公司的估价太高(这会使得他们的下一轮融资金额下滑)。既然我们是假设自己没能力去挑选初创公司的前提下作这类投入的,我也应该假设哦我们无法对它们进行估价,因为这2个假设实际上是一样的。

另外一个不要从初创公司中获取收益的原因是:它们的业务一般都有可能牵涉到不那么光彩的事情。当然,成熟的公司也有这个问题,但社会一般不会太责怪成熟的公司。如果有人被一个他自己在Facebook社交网络上认识的人杀了,媒体会将整件事炒作到似乎是Facebook公司本身造成的。如果有人被另外一个他在超市认识的人谋杀了,媒体只会把这件事当作是一次普通的凶杀案。所以,认识到如果你投资初创公司,他们制造的网络服务也许会被用来传播色情信息,或用来分享文件,或用来发布不受欢迎的言论。你应该和你的政治对手共同赞助和支持此类项目,这样一来,你的政治对手就不能用任何这些初创公司搞出的事情来打压你。

如果只是投钱给这些初创公司,可能会给你带来太多的政治负担。所以,最好的计划还是让这类投入变为”可转换的债务“,但除非一次过搞它一大笔,例如2000万美元,否则不要转。

这个计划的成功程度将取决于市井雄心。有些城市,例如Portland,可以轻松地转化为初创公司的中心,而有的城市,例如底特律,则像逆水行舟。所以,在作这个尝试之前,你最好要听听自己的直觉应该选哪类城市。

你的城市如果越像三藩市,这个实验就越有可能成功。你有好的气候吗?市民喜欢在市区生活吗?还是他们都放弃了市区,喜欢在郊区住?这个城市是被称为”很包容的”城市呢?还是一个“很传统”的城市?这个城市附近有好的大学吗?城市里有多少真正适合步行的社区/街区?计算机怪才们是否喜欢这个城市?如果对上述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你也许可以做到不但可以推迟这个计划,而且每个初创公司的投入不会超100万美元。

我意识到有政治勇气来推行这个计划的城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只是想探索一下如果真的要这样做的话要具备什么条件。启动一个“硅谷”究竟有多难?很多(美国)城市其实有财力可以推行这个计划,这让我吃惊。所以,即使他们都仍然将继续把钱投入到建设大型设施和场馆,至少现在有人会问他们:你们为啥要投那么多钱搞这些设施,而不是去打造一个能匹敌硅谷的对手城市?


© 2015